365体育:孤岛承载历史 留住乡愁故事

泗孤洲全景。(晚刊记者 卢覃恩 摄)

泗孤洲上需要移植的古树都被编上了序号。(廖燕东 摄于2018年1月20日)

有河流的地方就有村庄,而村庄里尽是人烟和故事。在武宣县勒马古渡口上游约一公里处,有一座“河中孤岛”,海拔41.5米,仅高出河面约20米,被当地人称作“不沉的宝葫芦”。它,就是泗孤洲。

10月21日零时,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正式截流断航,随着坝址上游水位不断抬升至大藤峡水库61米的正常蓄水位,泗孤洲必将沉入水底。在它与世人暂时“告别”的前夕,记者到这里探寻它的故事。

“不要金奖银奖,绿水青山就是我最好的奖章!”

9月20日,记者跟随武宣县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覃善井等人前往泗孤洲。当记者踏上泗孤洲,发现这里土质肥沃,植被茂盛,主要生长着黄葛榕、鸟相、木棉、樟树、朴树、龙眼、肥牛树等10多种树木。虽然岛中央几处废弃坍塌的民房和几块形状不一的耕地都证明了人们生活过的痕迹,但掩盖不了它如今的孤独。

“我认为,树木不仅是常态上所指的绿色植被资源,有时候它们更像是一种文化载体,承载着我们的乡愁。”覃善井说,党的十九大之后,国家把生态环境保护提到了更高的位置,这对于植被保护是一个重大利好的消息。截至目前,该县已普查和录入古树名木系统共计813株,其中一级古树1株,二级古树34株,三级古树614株,准古树164株,分布在全县9镇1乡。同时,县财政投入13余万元对这些古树名木实行挂牌保护,全面落实养护管理措施,保护率达98%。而此前从泗孤洲上移走的30多株古树已在武宣县仙湖公园重新“安家落户”,目前长势良好。

说起泗孤洲的故事,覃善井是最好的见证人和亲历者。1998年,覃善井进入原武宣县林业局工作,主要从事森林调查、林改、造林规划设计等工作,泗孤洲古树移植工作,只是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这一干,就是20多年。

1 2 3 下一页